湾湾的大瓜(三)

233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5159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13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湾湾的大瓜(三)

湾湾的大瓜(三)
之前说完了 2020 年,最终是蔡英文算是压倒性的胜利而告终。而失利的韩国瑜回到了南部重镇高雄继续当市长。然而首要任务就是填之前挖下的“落跑市长”的坑。在民进党一番操作之下,轰轰烈烈的罢免行动开始。虽然国民党一路抵抗,形式对他们或者说对韩国瑜非常不利。到后来,也许是韩国瑜通过国民党自己开展的民调知道大势已去以一种民众不投票的方式做最后的消极抵抗,最终结果不出意料,罢免成功。韩国瑜从 2019 年开始刮起的旋风到此几乎结束。只留下一群死忠的韩粉,还时不时的在任何场合都毫无条件的支持韩国瑜。而他本人则开始沉寂。高雄市长的职位则通过补选再次回到民进党手中,由之前输给韩国瑜的陈其迈获胜当选。

同时由于大选失利,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也引咎辞职,之后就在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算是退出了历史舞台。主席之位先由江启臣代理,然后经过国民党内的选举程序,落到了朱立伦手里。显然朱立伦为了 2024 开始抢先卡位了,站到了有利位置上。但其上位初期成绩并不理想,几次相对比较重要的区域性选举活动以及重要的公投都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

大选胜利的民进党这边,则是苏贞昌继续做行政院院长,蔡英文则重新回到民进党主席的位置上。而当上了副总统的赖清德基本算是完成了他的任务,暂时淡出了视线。

柯文哲这边,其实在 2019 年就自行成立了政党,看起来是为了 2024 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做准备,有了自己的政党,达到一定的人数就可以以政党推选的身份参选。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是不太可能参选 2024 的,必尽到 2022 年他就完成了 8 年的台北市长任期,可以说是没了表演的舞台,失去了热度基本就只能淡出视线了。所以为了参选,柯文哲需要在没有职务的情况下,保持起码一年热度。但这是 2022 年之后的事,暂且不讲。

时间差不多来到了 2022 年,台湾县市长的大选活动,这次活动中赵少康也慢慢的开始重新参加到政治活动中,以他的资历慢慢在国民党内建立了一定的影响力,应该是知识蓝(?)的代表。而最终,此次大选国民党同 2018 年一样,又是一次大胜。其中之前提到的燕子、汉子、秃子中,燕子汉子由于埋头认真经营市政,都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其中汉子侯友宜则开始声名鹊起,就开始传出声音要他参加 2024 年选举。侯友宜则不置可否,一句“好好做代誌”成了他回答一切问题的答案。

民进党这边,蔡英文再次引咎辞职,为九合一选举的失利承担责任。同时做了久久行政院长的苏贞昌也挣扎了一番之后下台。蔡英文由于只剩下两年的任期,基本也没有什么念想。连任刚开始的时候,搞了什么一个大厅提问的环节,时不时的出来答记者问,也没有坚持下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记得好像是一百四十多天没有回答记者问题。

柯文哲这边则毫无疑问的卸任了台北市市长,在 2022 年的大选中,他也推选了他的副手参选台北市市长,但最终只是陪跑。在台北市蓝、绿、白三个候选人中得票最低。不过在新竹市却出人意料的获得胜利,民众党参选人高虹安击败了民进党参选人当选了市长。高虹安由于给郭台铭打过工,又是民众党提名的参选人,也将郭台铭和柯文哲联系在了一起。

另外这段时期内,全世界的疫情一样也影响到了台湾,各种疫苗、口罩的问题层出不穷,而郭台铭仰仗他的财力,出钱出力再次重新建立起了郭爸爸的人设。

终于要开始说了 2023 年(现今)的这次大选了,先说民进党这边。赖清德早早的就坐上了民进党主席的位置,同时又有副总统的身份。而且在上一次领导人大选的时候就有了一战蔡英文之力。虽然他沉寂了一段时间,但是在针对 2024 的民调中一直领先,蓝绿几乎无人能敌。因此民进党这边早早的就宣布了推举赖清德作为参选人,所谓“定于一尊”。

而国民党这边,则是侯友宜呼声最高,有一段时间民调几乎打平或超过了赖清德,看起来只有他有一战之力。但是国民党到关键时刻又开始重蹈 2020 年的覆辙,之前已经说了,侯友宜有韩国瑜“落跑市长”的前车之鉴,一直“好好做代誌”而明确表态,但是又留一口气在说“愿意为党效劳”,依然是老套路,意思就是如果国民党征招的话,他就出来选。另外韩粉又说要韩国瑜再次出来选,不过韩国瑜估计是知道自己上次元气大伤,风光不足以支撑大选,所以前期也不正面回应,只参加一些与选举相关度比较少的活动,大部分情况下都不在岛内。朱立伦看形势是侯友宜呼声最高,也基本偃旗息鼓,转做 King Maker 的角色。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大选登记的日子一天天的接近,侯友宜可以说是只待国民党帮他搭个台阶就能征招他披挂上阵了。然后,不知道是不是主席又开始搞事情,突然来了郭台铭又再一次表达了想要代表国民党参选。要知道,2020 年的时候郭台铭参加了国民党的党内竞选结果没选上可是立马翻桌的,显然是和国民党闹翻了,没想到四年之后又有胆子再次提出要代表国民党参选,只能说商人本色尽显,能屈能伸。他公开道歉,说四年前自己错了,这次只要再给一个党内竞选的机会,不管输赢一定支持结果。然后就不管国民党答不答应开始轰轰烈烈的造势活动,感觉那一个月郭台铭真是非常的努力,每天都能看到他的新闻,去全岛各个地方造势,而随着他的努力,他的民调也一点点的上来了。

然后朱立伦主席就答应了,不清不楚的答应了。让侯友宜和郭台铭比民调,谁民调高就推举谁出来选,但是怎么比,比什么民调都模模糊糊。估计朱立伦是看重郭台铭说的不管输赢都支持国民党,从而想整合党内势力,而郭台铭本身还和柯文哲有一定的关系,所以如果郭台铭真的支持国民党,那还能拿到一部分白的票。

接着,有意思的事情就发生了,郭台铭无预警夜会柯文哲会面,好像意思是要柯文哲给他做副手,形成所谓的郭柯配。而柯文哲其实已经一年多没事干,所以柯文哲(等同于民众党)这边也早早宣布会参选 2024,这就是成立政党的好处,手握了一个资格。所以柯文哲自然不愿意轻易和郭台铭整合。还有点嘲笑的对郭台铭说“比赛规则你都不清楚,你就参加了比赛了 ”意思是说“国民党很可能骗你的”。但此时郭台铭根本听不进去,民调一路走高似乎是认为自己赢面很大。

插播小知识,台湾的选举所谓“郭柯配”一般指的是郭台铭做正的,柯文哲做副的。因此常常会出现“郭柯配”和“柯郭配”两种看起来傻傻分不清楚的叫法,但实际意义相差很大。如赖清德做了蔡英文的副手之后,几乎是看不到他的新闻,就是因为这个副手实际仅仅是一个替补,没有实权。

差不多郭台铭轰轰烈烈的搞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后,就到了公布结果的时间了,这期间侯友宜几乎没有什么选举的活动,稳坐钓鱼台,结果也不出所料,胜利者果然是侯友宜。郭台铭得到结果后显然是大受打击,就在脸书上公布了支持侯友宜,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承诺,就销声匿迹,散心去了。而外界各种传闻就又开始传起来,说什么是国民党的大佬怂恿郭台铭选,公布结果之前还和郭台铭说是他有优势等等,各种纷纷扰扰。而国民党由于四年前的事情,怕郭台铭再翻桌,侯友宜也是多次打电话给郭台铭但没有人接。

怕什么来什么,等郭台铭再次开始活动的时候,就又开始耍无赖,和柯文哲接触了几次之后没达成什么协议,就开始搞联署要自己独立参选。说实话,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这个位置,可能是因为钱太多了在其他方面没有什么可以追求得了,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吧。

而侯友宜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确定之前一直扭扭捏捏,确定之后也不请假,虽然国民党已经宣布了推举侯友宜,但党内的程序还没走完,所以就传言一直还有变数。再加上国民党的这个推举程序不清不楚的,观感也不好。民调从高于赖清德一路走低,尽然掉到了柯文哲之后排到了第三。本来国民党认为侯友宜很强,结果排第三自然是不能接受的。于是就提出了蓝白整合下架民进党的口号。

然而,哪有那么容易。柯文哲说的我排老二,现在是我有优势,整合可以,我要做正的。国民党说我泱泱大党怎么可能做副的。那边郭台铭还在搞自己的联署,辅选小鸡挖国民党的墙角。民调也开始分为“三角度”(赖、柯、侯三个人比)和“四角度”(赖、柯、候、郭四个人比),选票总数一定,对于支持者重叠比较多的柯、候、郭三个人来说,就产生相互分票的结果,所以赖清德的民调就一路遥遥领先。而赖清德也就坐山观虎斗,看这几位菜鸡互啄。三只菜鸡自然也清楚的分开是搞不过赖清德的,需要蓝白合,但是都放不下面子,都说台面话,都打民进党,就是看谁先撕破脸,谁先撕破脸谁就是渣男,就是罪人……

再来说说赵少康,一直主持节目,有大选的时候,甚至星期六星期天也主持,然后恢复了国民党的身份,成为“战斗蓝”的意见领袖。名字取得好,就是要战斗打破国民党内部论资排辈,利益交换,人情世故的传统,得到众蓝色小将的支持。很早的时候他节目的嘉宾沈大佬就说支持他出来选,还老给赵少康出谋划策,让他说一些轰轰烈烈的话,可以为将来出来选做准备。但总体来讲,赵少康给人的感觉还是工作和政治分的比较清楚,几乎所有有关他的问题,他从来都不在少康战情室回应,而是单独在其他的地方回应,沈大佬让他出来选,他也只是一笑了之,没有后文。

最终,该来的还是要来,该做出的决定还是要做出。随着大选登记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郭台铭联署达到标准,还宣布了副手的人选,只剩下侯友宜和柯文哲,两方还在相互拉扯,准备蓝白合但怎么合谁正谁负一直不能定,甚至对于如何确定谁正谁副的方式也有分歧。最终,本着下架民进党的目的,在前领导人马英九的主持之下,侯友宜松口只要合,尊重民调结果。蓝白终于做到了谈判桌上,这次谈判的形式是只有朱立伦,马英九,侯友宜和柯文哲四个人参加,最终得出的结果是签署了 6 点协议,蓝白合,正副看一个星期之后的多份民调的综合结果,民调结果在误差范围内柯文哲就让,要知道这时候柯文哲与侯友宜的民调已经非常的接近了。这一谈判结果一出外界都认为柯文哲是让步了,柯文哲也坦白说为了下架民进党他已经做好了做副手的准备。然而,柯文哲的一众拥趸就不满意了,有一些几乎可以说是当场翻脸,柯文哲也在第二天面对自己的拥趸时觉得愧对大家的支持,一直说要选,结果还是做出了让步潸然泪下,甚是感人。有那么一点舍身取义的意思。

然而,本以为一个星期之后就会正式蓝白合,但在确认民调结果之时,又生变数。综合 9 份民调的结果蓝、白各执一辞,蓝的说是我们赢了,白的说是打平。争议焦点集中在误差范围到底是多少,三个民调专家据说是从中午 11 点开始讨论到晚上 1 点都没有的出一个结论。专家终究只能是提供技术相关的意见,关于规则只能两方的大佬来定,而关键时刻只有民众党的二把手在场,二把手坚持不让步,柯文哲则躲着不接电话,蓝白合又再次搁浅。

此时离最后的登记基本只有一个多星期了,蓝白再次扯皮,互相说对方赖皮,破坏蓝白合,又都说还是希望蓝白合,还能继续谈。

再一次,郭台铭又冒了出来,柯文哲和侯友宜都希望郭台铭做个中间人,最后谈一次,郭台铭也知道自己虽然联署通过,但希望不大,愿意做这个中间人撮合蓝白合给自己挣回一点面子,于是就出现了可以载入史册的君悦之会。

按照蓝营的说法是,郭台铭和柯文哲事先已经商定逼宫侯友宜,要侯友宜一个人赴会密室协商。而侯友宜不吃这一套,带上朱立伦和马英九要求公开会面,在公众的见证之下把事情谈清楚。郭台铭和柯文哲措手不及,让蓝营三位大人物在大厅等了半小时才出现,期间两方人的手下先开始吵起来,互相指责对方。然后郭台铭和柯文哲终于出场,五个人脸色都不好看,郭台铭还一直一大哥自居,却先说朱立伦和马英九是不速之客,然后得知两边还在为民调结果纠结就一走了之。而侯友宜这边经过柯文哲的同意读了柯文哲发给他的短信,接着柯文哲又说这种读短信的行为极为低级,最后,两边还没有进入蓝白合正题时,郭台铭的手下直接说场地租赁时间已到记者请先离场,蓝营三个人也就顺势退场了。在场的记者各个一脸茫然,轰轰烈烈的蓝白合就这么结束了?要知道桌子上可还摆着郭台铭一方拿出来的登记倒计时牌。离登记不到 24 小时,蓝白合破局。

那天晚上的八点档,赵少康继续主持少康战情室,一边说柯文哲的不是,一边留下了最后的悬念,蓝白的副手到底是谁?

终于,到了登记的当天,蓝营投出震撼弹,公布副手赵少康,开始全力整合。迎战最终的选举。此时离最终的选举还有一个半月。

今天,2023 年 12 月 9 日,事后来看,赵少康的参选也只能是一针效果短暂的兴奋剂,开始几天候康配民调已经追到误差范围内,现在又再一次被美德配拉开了。

而柯文哲则有点彻底的失势,公布的副手人选并不得人心,手头上陆战乏力,民调直线下降。

湾湾的大瓜差不多到这里结束了,他们那边的事情一直在发展,不是一只瓜,是一株瓜,两年一大瓜,期间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瓜。对于这种政治方式,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羡慕嫉妒恨。总体来说,这种大家说好规则,在规则的范围内各显神通,甚至用各种手段打破规则,都是可以接受的。世界终究是这样的世界,而我只是希望有一个地方可以发发牢骚,谈谈自己的想法。

最后来一首歌:

正文完
 
评论(没有评论)